首页 >> 房产项目

都市圣医第1586章绝路八米

2020-08-13 21:02:50 来源:大堂房产信息网 作者: 点击:0

都市圣医 第1586章:绝路八米

“楚兄。”张泉咬牙,道:“起来,你一定能行。”

楚非云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在天路上,一旦倒下了想要再爬起来就是难上加难。

“这个人没有希望了。”刘媛开口道。

“嗯。”刘长老点了点头,道:“此人倒在了天路之上,已经彻底的没戏了。想要起来,已经是不可能了。”

刘长老说话时蜻蜓点水,根本就没有太多的用心。

因为他关注的只有郭义一人。

郭义的铜皮铁骨,还有那一双拥有神通的玉瞳,已经彻底的引起了刘长老的关注。郭义过了第三关,便已经算是达到了刘长老收徒的标准。

不过,想要收一个关门弟子可就没有这么简单。

所以,刘长老决定再给郭义一点儿考验。而且是加强版的考验。郭义必须通过了这些考验才能被刘长老收为关门弟子。

楚非云内心一阵空白。

他想起了对他寄托了无尽希望的老父亲,也想起了慈爱万分的母亲。丹田之中猛然涌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那一股力量仿佛被无限的放大。

楚非云咬牙怒吼道:“老子不服!”

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发现巨大的引力根本就不给自己任何机会。

咔嚓!

楚非云跪在地面上,拖着双脚往前爬,膝盖在地面上摩擦出了一道血痕。

双手同样被摩擦出了一道道血色的痕迹。

那青石路上,被一片血色所染红。

楚非云爬得很慢,但是却十分坚定。他抬着头,望着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的郭义和张泉。

“郭兄!”张泉扭头看着郭义,为难的说道:“帮一帮他吧,楚兄已经耗尽了洪荒之力。这样就算过了第三关,也不光彩。”

不远处,不少人都在围观着。

有些人甚至在窃窃私语。

虽说只有最后五十米,但怎么说也是爬着过来的,爬着过来就是不光彩的。

“在修行界,没有什么光彩与不光彩。”郭义看着张泉,道:“只要能提升实力才是王道。”

“郭兄教训的是。”张泉恍然大悟。

在修行界,实力才是王道。

只有提升了实力才能不被人欺负。

所谓的尊严;所谓的面子都不过是自己争取的。

就算你长得再帅而没有实力,也都只是一种空谈而已。所以,说再多也只是一通废话。

楚非云脸色已经出现了一抹黑紫,似乎已经到了游离的边缘。

其实,对于他们这种符文师来说,这种体力上的淬炼比较残酷。这种重力场对于武炼者来说相对简单一些,但是对于单纯的符文师、符箓师和炼丹师……来说,确实有些挑战。

“最后十米了。”张泉呐喊道。

“这小子怕是要死了。”

“已经虚脱了。”

“是啊,别说十米,就算是最后一米恐怕也过不去了。”

“估计就交代在这里了。”

……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这些人都是天道宫的弟子。不管在任何地方素有老人欺负新人的潜规则,军区有老兵欺负新兵。同样,在宗门之中有老弟子欺负新弟子的规则。

这些天道宫的弟子自然是抱着一种看笑话的态度围观。况且,他们早就入了天道宫,骨子里就有一种傲气在其中。自然不会把几个还没入门的外人放在眼里。

“爷爷!”刘媛紧张的看着这一幕。

虽说刘媛任性泼辣,但是她内心还是单纯的,看到楚非云濒临绝境,似乎只有一口气就要死了。她显得无比的紧张和惶恐。

“这小子竟然这么有骨气?”刘长老眯着眼睛,道:“真没想到,今年人才辈出啊。”

往年可从来没见到过这么有骨气的弟子。

对于这些修士来说,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而楚非云为了能过第三关的考核,竟然拼出了性命。当下修行界,缺的就是这种有骨气的弟子。

刘长老远远的望着这一幕,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最后十米!

与死神赛跑!

楚非云的身体感觉到了强大无比的压迫力,巨大的压迫力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一只巨大的手死死的按着,根本就没有办法起来。仅有十米,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但是这一丝希望又十分遥远。

“两位兄弟,我真的支撑不住了。”楚非云咬牙切齿。

“只有八米了。”郭义看着楚非云,开口说道:“难道你要在这个时候放弃吗?前面几百米的距离岂不是白受折磨了?最后八米,只要不死,滚也要给我滚过来。”

楚非云的皮肤上已经开始冒血了,皮下细胞被巨大的压力压死,出现了血红细胞渗透,从皮肤里不断的渗透出来,浑身的汗水带着血液,身体上就好像沾满了血水一样。

“我真的支撑不住了。”楚非云一脸苦恼。

身体当场倒了下去,趴在地面上死死的,就好像是一条死狗一样。

“结束了!”刘长老叹息了一口气。

只有八米!

八米的距离已经断定了一个人的一生!

八米的距离也鉴别了一个人的意志力。

原本刘长老也动了收楚非云为徒的念想,但是看到楚非云在这个时候放弃了,他那仅有的一丝念想也立刻就断掉了。刘长老乃是一个过来人,他深刻的知道一个修士的意志力对于他未来人生的作用。

“只剩八米了。”刘媛哽咽,道:“他怎么可以放弃呢?”

“莫说八米,有时候一米也能够将一个人内心的意志力压垮。”刘长老开口说道。

刘媛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道:“唉,真的好可惜啊。竟然就这么倒下去了,那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岂不是都白费了吗?”

刘长老笑了笑,然后说道:“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残酷。天下人都只看结果,不看过程。”

刘媛一听,低着头不说话。

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相比其他人,自己幸福的太多。

张泉大喊道:“郭兄,难道我们真的要见死不救吗?”

郭义不语,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背负双手,一双眼眸盯着楚非云。

“他若起不来,生死与我何干?”郭义冷笑一声。

“你!”张泉目瞪口呆。

“当他跨过了这八米,才有资格成为我的朋友;若跨不过这八米,我便转头就走。”郭义冷漠的说道。

(本章完)

商洛白癜风专业医院
湛江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近视